〒莫☉_⊙言言``

ADONAI【Free!】【CP:宗凛】(8)

流水纸。0:

*之前篇章走第七次更新的传送门:http://loveisora.lofter.com/post/36590b_69b9439


*奇奇怪怪的一次更新。凛凛终于完整登场!一起登场的还有大天使长真琴!


*接下来一段时日又是论文修罗期,有时间会继续更的,希望离下一次更新不会太久!谢谢大家喜欢。


 


》Part7


宗介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,喝了口咖啡。咖啡没有加奶,苦涩的味道瞬间涌上舌尖刺激着味蕾,然而他此刻已经感觉不到了。与那个人重逢的激动和幸福,完完全全被对方认不出自己这件事的痛苦取代了。


“你喜欢喝苦咖啡吗?”凛忽然凑上前去,他身上的香气刹那间弥漫开来,钻入宗介的鼻子,“我喝咖啡一定要加糖,不喜欢苦的东西。”


“为什么呢?”


“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没有为什么。”凛缩回脑袋,用一种稍稍任性的语气说道。他的外套又滑了下来,锁骨清晰地显露,红色的头发扫到他白皙的肩膀,有一种异样的魅惑。


宗介靠在椅背上,感到一股热血上头。他有点掩饰般地摸了摸鼻子,眼睛望向别处。


也许是注意到了宗介的态度,凛似乎是误会了,以为宗介对自己的回话感到不满,便自顾自地补充说:“我以前过得不太好,所以一直不喜欢苦的东西。”


宗介听后,心中一下子溢上满满的酸楚和心疼。他又怎会不清楚凛的曾经。即便是现在不了解对方这些年里发生了什么,遇到了怎样的人,但光是看他的状态,再加上小时候那些破败灰暗的记忆,是个人拥有了都不会想再去回忆。


宗介张了张口,不知道怎么安慰,老半天才憋出了句:“你不用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,如果悲伤,那就忘记吧。世界上,还有人爱着你。”


他不是矫情的人,却说出这样的话,山崎宗介自己都感到惊讶。凛听后愣愣地看向对方,忽然噗嗤笑了:“看不出来你还挺诗意的。来来来,加line加line!”


看着抑郁的气氛一扫而空,宗介也拿出手机。加完好友后,凛喝了口杯子里的气泡甜酒,眼里闪着爽朗的神采。


“你……”宗介斟酌了一下措辞,试着开口询问,“对了你有妹妹吗?我认识一个女孩子,长的和你很像。”


凛咬着吸管,听了这话便停了下来。他抬眼看了看宗介,调侃般地说:“哦是吗?那这姑娘可长得真漂亮。”


他的每句回答,都和他整个人散发的气场一样,看似直接,却又迷迷胧胧,有一种诱惑的味道。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宗介的问句,既巧妙地回避了对方,又间接地夸了自己。宗介听闻,又好气,又有些惊喜。


他的凛果然还是这样,聪慧而又明亮。他盛开,带着哀伤却惊艳的美。


宗介就坐在那里,一手撑着头,眼光微敛。凛竟也不说话,也不动手机,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起泡酒。想现在年轻人,个个都是低头族,走路玩手机,吃饭玩手机,聊天玩手机,上班玩手机,还自以为酷炫。凛果然是与众不同。


凛见宗介不吱声,便悄悄抬了眼看他,毫不意外地对上了对方的双眸。纵使凛在这浑浊风流之地滚打了老久,然在看到宗介的眼神后,却还是不知为何地,心里突地一跳。


就像常年不见阳光的植物蓦然复活开花,就像银河哗啦地洒落在行走夜路之人的心上。凛愣愣地看了宗介几秒,才褪去了面上的异常。他不自觉地扭过了头,看向舞台,双颊微微地红了。而心里,却似乎在宗介看不到的地方,悄悄地冒出了青芽。


宗介自是没注意到。见凛抬了头,便朝着他扬起了嘴角。面对凛心慌意乱地顾左右,他忽地心情大好。不相识不代表不曾相识。或许对方的记忆里还有着他,即便没有,现在开始也要让凛重新拥有。宗介暗自下了决心,坐直了身子,脸上的笑意更是加深。


兹兹——


凛伸手拿起手机,看到信息后,心里莫名其妙如释重负。他有些抱歉地朝宗介笑了笑道:“真是抱歉,我得走了。单已经记我账上,反正已经加了好友,认识你很高兴,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吧。”说着,他把手机塞进裤子的口袋里,站起来。宗介也跟着起来,耸耸肩,朝他伸出手:“嗯好,后会有期。”


凛龇起尖尖的牙,像条小鲨鱼。他回握住宗介的手。果然是凛。牙齿和小时候一模一样。宗介这样想着。手心里软软的感觉,与自己以及许多同龄的男孩子不同,凛的手并没有任何粗糙的地方。然而,即便是再贪恋这双手的温度,宗介依然得体地松开了对方。既然是知道了凛还活着,还在自己的身边,这样已是不易,这么多年的等待,不在乎再多等那么一些时日。来日方长不说,终有一天,他会让凛记起自己,会让凛真真实实地和自己站在一起。


外面下起了绵绵的雨。宗介站在ADONAI的门口,心里想着那人的容颜,想着那人的曾经与如今。他的右肩随着记忆隐隐作痛,当年敌人那一枪给他留下了后遗症,一到雨天更是容易发病。近来已经好久没有这般痛过了,或许是今天见了凛,连伤痛也开始蠢蠢欲动,撕扯着,叫嚣着,想要从回忆的桎梏中冲涌而出。


希尔·维森特说过:“寻情逐爱,犹如一场高傲的围猎。”宗介虽不觉得他对凛需要围猎,但是,如今凛身上多了一种引人着迷的气质,让宗介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,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来找自己,为什么认不出自己。两人之间,像是活生生对被时光拉出了一条界河,河里波涛汹涌,自己怎么的也过不去,只得眼睁睁看凛在对面,用他那双深红色的忧伤眼睛望着自己。


“宗介先生?”似鸟爱一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宗介回了头,看见似鸟脸上挂着笑,轻轻地把伞递了过来,“你要的伞。”


“啊,谢谢。”宗介接过。


似鸟把手背在身后,点了点头:“没事,我经常会在店里备一把,这样如果有人需要就可以借他。”


“不怕会有人拿走了不还给你吗?”


“嗯?也不是没有过。但是拿走了是他自己的事,我借伞给别人是我的事。我总不见得因为一个人不还伞,就再也不顾别的冒雨回家的人吧。”


真是个善良的孩子。宗介想着。做自己这一行的,免不了看惯了世间险恶,再加上少时的经历,让宗介几乎已经不相信世界上还有着纯粹而简单的善意。然而,在这座时不时会发生案件的酒吧里,黑暗和光明竟然如此和谐而扭曲地共存着,让他对眼前娇小的似鸟有了些刮目相看。


“谢谢,我下次来的时候还你。”


 


东一街的一处公寓。


七濑遥双手抱胸,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人。他的身后,还站着之前那个棕发男人。


“所以现在你准备怎么办?”


松冈凛不说话。


七濑遥不耐烦地啧了一下,踏开步子走到落地窗口站定,别过头看着窗外的夜景。


“你和真琴就别管了。”


“哈?”七濑遥转过头来,面瘫终于破了功,嘲讽地挑眉,“到现在这种时候,说一句别管了。怎么,你以为这是对我们好?”


“好了好了遥。”眼看着两人又要吵,棕发男人立刻上前打圆场,随即看向坐在床上的凛,“你怎么回事?出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?”


凛沉默不语,好像和平日里的七濑遥换了个人似的。


遥没有动,半晌,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:“真琴,我看到他了。”


“谁?”


“啧。”七濑遥皱眉,“山崎宗介。”


听到这个名字,松冈凛忽然跳起来,一把抓住面前的棕发男人:“真琴!带遥走,别让他再靠近ADONAI,你们别再……”似乎很艰难地,“别再管我了。”


“凛!凛你冷静点!”真琴的个子很高,他扶住凛的肩膀,逼迫他镇定下来,“我们那么多年的交情,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?”


松冈凛听闻,眼里流露出矛盾与绝望。他脸色发白,神情宛如一个恐高症患者面临万丈深渊。


“可是,好不容易才……”


遥走过来,叹了口气,转头和真琴四目相接,然后又看向凛,说了句:“没事的。”声音很轻,似在安慰凛,也似在自我安慰。


“嗯,没事的。”真琴的脸上溢满了温柔的笑,伸手摸了摸遥的头,“我们没事的。是吧遥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凛的眸中刹那涌出了泪水,隔着茫然的迷雾,他看着两个陪伴他至此的朋友,心里说不出的庆幸和痛苦。


山崎宗介。


山崎宗介。


凛看向窗户上点点滴滴的雨迹,默默握紧了双拳。


 


TBC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〒莫☉_⊙言言``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laine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灣灣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yi215456031流水紙。0 转载了此文字